<th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th>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sub id="ht9t5"></sub>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th id="ht9t5"></th>
        <nobr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nobr>

                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阴毒妃嫔 »  阴毒妃嫔_分节阅读_1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阴毒妃嫔_分节阅读_19

                小说:阴毒妃嫔作者:鹦鹉晒月
                返回目录

                    >

                    “我困了。”想怎么样怎么样吧,她累了爱?#21862;?#27515;。

                    林青衣顿现杀机。

                    小小噌的护在床前。

                    林青衣看他片刻,突然兴致大好:“你的傻面首先死怎样。”

                    “本宫会帮他厚葬。”

                    ——哐——林青衣摔了茶杯,无罪的剑首次出鞘。

                    小小竖起全身的刺,随时等待刀光相见。

                    钱初真的很困,困的根本没力气搭理他们:“小点声,本宫累了!”

                    林青衣差点没气死,他林青衣不是床前的傻子:“无罪收剑。”

                    ——噹——无罪平静的站在一旁。

                    林青衣疏烟淡日的向前一?#21073;?#34920;情分外柔和:“小小……”

                    小小毕竟智力不足,别人杀他,他知道自卫,别人不杀他,他也不懂该不该杀别人:“你想做什么,姐姐说了,要把危险消灭在前面。”

                    “错,你去看看你姐姐,她现在很痛。”

                    小小单纯的惊讶道:“你怎么知道?”她睡着了总是皱着眉。

                    林青衣对付他根本不用智商:“我来救她,我知道怎样让她有更多的时间陪你。”

                    “可……”

                    “我要是想害她,刚才你跟无罪动手时,我有的是机会。”

                    小小很不高兴他这么说,可是这?#38808;?#23454;:“你真不伤害姐姐?”

                    求证就等于默认,林青衣看他就似一张白?#21073;骸?#19981;会。”林青衣抬步上前无视他象征性的阻拦,床幔掀起,瞬间药香扑鼻沁心,?#24598;?#30340;人裹在厚厚的锦被下睡的并不安稳,玉颜纤柔,与?#26085;子?#26757;?#20154;?#24822;恐惊散瑶台?#21361;?#24653;惚其境难补缺,林青衣手停了一下只一下就连以眼力冠绝鬼谷的无罪都不见得知道他停过:“小小,抱上你的主子跟我走。”

                    ……

                    皇宫孤绝,踏密无处,有人欢喜自有人孤独,自古皇宠就无平等,哭的有之笑的有之,淹没于芸?#24656;?#29983;的蒙尘之珠也不在少数。

                    “娘娘,您回房吧。”

                    “……等会。”顾漫羽一身素装看眼灯火中的最亮处:“仙儿,你说皇后令人羡慕还是楼妃让人羡慕。”

                    “这……”

                    “但说无妨。”

                    “当然是楼妃娘娘了,皇上经常?#30171;?#30640;远宫,奴婢从未见皇后娘娘得到过皇上的宠爱。”

                    “错,天下间除了皇后已没有尊贵的女子。”

                    小?#23601;?#30475;看她,并不懂中间有什么区别。

                    ?#30333;?#21543;,我们也该休息了。”

                    “是,娘娘。”

                    ……

                    月波如灯,明月澄澈,它无一丝尘埃阻隔的普照大地,它亮的越灿烂夜静的越孤独,宫外官道上,林青衣偷出一个大活人就跟带份文件一样简单,小小温柔的抱着她,怕她睡的不舒服,自己的姿势一直都不太雅观。

                    林青衣眼光不正的看着他们,隐藏的火焰分毫不差的射他们身上,?#19978;?#19968;个傻子一个在睡,他爱烧谁烧谁去:“你姐姐经常给你?#34917;?#20107;。”

                    小小毫无芥蒂的点头。

                    林青衣看柳丝的目光变得耐人寻味。

                    “她给你讲什么?”

                    “很多。”

                    林青衣别有居心道:“你讲给我听,我满意了就把她治好,不满意了……”

                    小小听不出威胁:“不满意了怎么样?”

                    对牛弹琴等于慢性自杀:“无罪!”

                    ?#21543;?#20027;。”

                    “速度。”

                    “是。”

                    “咦?你慢点慢点!姐姐在睡!你们慢点!”

                    ……

                    醒来看到什么钱初也不惊讶,看到林青衣也只是微微蹙眉:“小小呢?”

                    “皇后娘娘真是用情至深,这时候还能想到自己的面首。”

                    钱初揉揉额头,最烦跟拐弯抹角的人说?#22467;骸?#24819;怎样?让我死还是生不如死。”

                    林青衣玩味的看看手里的杯子:“你是柳丝?”

                    “……”

                    “柳丝可不会想问题。”

                    “……”

                    “柳丝也学不来深沉。”

                    “……”

                    “可你偏偏张了一张柳丝的?#24120;?#19981;对,应该是漏出一张柳丝不满意的脸。”

                    钱初看着他就?#24120;?#35013;智慧的人更?#24120;?#22905;欣然关羽也不正看诸葛亮,她利落的抽出一把刀:“割哪?”

                    林青衣抬起眼角看她,锋利的匕首是他的最爱,每个有价值的东西变的越来越没价值,是他的兴趣,他凑近钱初,呼吸分毫不差的落她脸上,钱初也?#25169;?#19981;动的看着他。

                    “柳丝,这幅样子也许本官能接受你。”

                    “?#19978;В?#20320;这副样子差强人意。”

                    ——?#23613;?br />
                    钱初嘴角出血,林青衣擦擦自己的手:?#30333;?#20160;么清高,你柳丝还没资格挑男人。”

                    “但鉴赏能力还是有的。”

                    林青衣擦手的动作停住,看她目光变得分外温和:“你几天没碰男人了。”

                    钱初抬头看他,目光变的谨慎:想怎么样?

                    她的合作让林青衣心情乍好:“我可以为你提供很多的。”

                    钱初颤动了一下,低下头,稍后抬起,没人会给她安?#24598;?#24320;的机会也就别怨她说话不打草稿:“青衣……”

                    林青衣一愣,这字,这语,还是第一次出自一个女人之口:“……”

                    钱初的声音悠悠响起,融合了情思炼化了?#39029;希骸?#20320;确实长的一般,可以说在众多人中你并不能让我侧目,但是你却进了王府,那个时候我就想,你为什么要帮他,一个能写出‘平沙万里’诗句、敲碎了竹魂碾碎了水骨的你会走入世俗,可你留了下来,你不能保证我看着你就是看着‘万江陶浪男儿泪’我想知道你在什么境遇下写出了它?‘惊涛拍岸英雄冢’又有什么能拦住你?青衣,我没有绝对的资本吸引你,但人死前人难免自?#21073;?#37027;天我计划了很久,久到我以为我等不到机会,可你还?#38808;?#35823;了,那对我来说是一份你体会不到的窃喜,我……”

                    “你想说什么,你爱我……”

                    钱初低下头,少女情怀盈盈带?#24148;骸?#25105;配不上你,也没资格碰你,那天……”

                    “别提那天!”

                    钱初一惊,眼泪轻轻震落:“青衣……你不信我,可?#38808;?#21518;除了小小我没再碰过别人,要不是我的身体,我何尝不想为你做的更多,你要愿杀愿剐都是我的福气,可青……”

                    “你当我傻还是没长脑子。”

                    “林青衣!这话你也说的出口!你所有的诗句我倒背如流,你所有的棋稿我运用自如,你的字我比你收藏的多,你的画我有的你都没?#26657;?#35760;得我对付宗政那一?#26032;穡?#20320;好好推推,你敢说原型不是你的‘潜龙探路’我柳丝就算再不是人,也不会作践到那个地?#21073;?#25105;?#38405;?#22914;何我心里有数。”

                    林青衣如果会被她骗,就不配当林青衣,但是那?#23567;?#28508;龙探路’确实是他十岁名扬鬼谷的杰作,?#19978;?#20182;现在只当?#38808;?#23567;儿科:“柳丝,你怕什么,怕到般出莫须有的东西。”

                    钱初当然怕:怕他口中的很多男人……小小不在,又不是皇宫,她脆弱的随便一个人都能杀了她:“怕没有机会说……”情丝缠绕只为一份难掩的心事。

                    钱初看着林青衣:无奈的发现等不到她死,这些人?#25512;?#19981;及的出现了。

                    林青衣嗤之?#21592;牽骸?#24819;我救你?何必大费苦心,我本意就不会让你早死留着慢慢折磨才有意境。”他拿出一个瓷瓶,笑的很有意思的看着她的泪眼:“拿好了,保命的,?#21862;?#20102;我就天天看你。”说完他凑上自己的?#21073;?#36731;轻在她额间停留。

                    钱初激动了,等死的心瞬间亮了起来:活着?活着可以不死。

                    林青衣直接理解失误,眉头不悦的皱起,?#24736;?#30340;退她很远很远:“滚!”

                    钱初拔腿就往外走,到了门口骤然回头看他一眼:“?#24653;唬?#25105;会珍惜。”珍惜另一次重生。

                    ……  

                    宫中宫廷 022阴毒启

                    天蒙蒙亮时,宫廷烛光再燃,轩辕起身,薛?#26032;?#24110;他系着胸前的扣子:“皇上,喝点汤吧,这样也好过空着肚子。”

                    轩辕拍拍她的手:“不用,习惯就好。”

                    青苔递上湿手帕,?#26032;?#24110;他试?#24120;?#24515;疼的小心触碰他的龙颜:“皇上您都瘦了。”

                    “爱妃也很操劳。”

                    “?#35745;?#21738;能跟皇上比。”

                    “爱妃不……”轩辕一停,皇一突然出现,薛?#26032;?#21463;惊的后退,轩辕安抚的看她一眼:“没事,没事。”

                    皇一不受影响的在轩辕耳边说了两句,轩辕脸色变的难看:“什么时候。”

                    “刚才。”

                    薛?#26032;?#25285;忧的看着轩辕,这个人她竟然不认识:“皇……”

                    “你再休息会,朕先走了。”

                    “皇……”

                    轩辕快速走远,皇一半路消失,轩辕带着小安子拦在了坤耀宫的路上。

                    钱初坐在?#36947;?#30475;着手里的小瓷瓶,小小也看着它:“姐姐你看什么?”

                    钱初盈盈一笑:“看希望……”她一直认为自己该?#25165;?#21518;事的。

                    小小挠挠头,跟本不懂,他从后面抱住她,眨着?#29420;?#30340;眼睛瞅那个瓶子:“刚才那个哥哥?#30340;?#27835;好姐姐。”

                    钱初靠他怀里,取出一粒黑亮的药丸,眼睛空前的精神:“当然能,我现在才知道能……”如果能……小小深思的握紧手里的东西……能就不能放手……

                    小小歪着头,用薄被裹好钱初:“小小也知道。”

                    “呵呵。”钱初盯着瓷瓶,眼中波光异彩。

                    “里面的人出来!”

                    “皇上在此,下车。”

                    钱初才提起的精神瞬间息落:气人!什么时候都出几个扫兴的:“既然皇上在,臣妾就不打扰了。”没什么好求你的,不用?#38405;憧推?br />
                    轩辕前跨一?#21073;骸?#29233;妃好大的架子,难道还让朕亲自去请。”

                    钱初并没意思下?#25285;骸?#30343;上,臣妾刚刚回来不方便接驾。”

                    “你也知?#21862;?#26041;便,皇后未免太无视宫中的?#23138;兀 ?br />
                    “皇上这么早在这?就是想指责臣妾?”你也不嫌无聊。

                    轩辕气?#24148;?#20182;有朝不上在这堵人,?#21592;?#25745;的:“下来!”

                    钱初才不管他:“还是算了吧,臣妾尚未梳妆不方便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

                九号彩票手机客户端

                    <th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th>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sub id="ht9t5"></sub>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th id="ht9t5"></th>
                      <nobr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nobr>

                                  <th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th>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sub id="ht9t5"></sub>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th id="ht9t5"></th>
                                    <nobr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nobr>

                                            篮彩混投两串一什么意思 今天四川快乐12开奖号 网上买彩票 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 平码三中三一码中特 20选5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体彩大乐透55期 广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中山快乐888男子组 3d试机号码3d开机号码 捕鱼达人攻略 贵州快三计划网页 足彩 急速赛车11 贵州快3今天开奖结果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