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th>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sub id="ht9t5"></sub>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th id="ht9t5"></th>
        <nobr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nobr>

                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恐怖校园小说 » 入殓师 »  第二七四话 老毛死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七四话 老毛死了?

                小说:入殓师作者:道门老九
                返回目录

                    门似乎没有上锁,他有些责备手术刀的?#20013;?#22823;意了。拧开了钥匙,然后走了进去。

                    里面的一切摆放的仍旧是井井有条,好像这里从开始就没住过人?#35805;悖?#30446;光四处扫荡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了电脑桌上。

                    上面摆放着桥姬曾经留下的字迹,鲜活漂亮,好像是传说中的人体艺术?#35805;?#30340;令人怦然心动。

                    看着这般的模样,他心里浮现出一幕幕的画面,那是他曾经和桥姬呆一块时候的画面,那么清晰,那么明朗,每一次都让他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不过当初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桥姬轻轻的来到自己的世界,然后又?#37027;?#30340;走出自己的世界,挥一挥衣袖,带走自己这颗早有归属的心。

                    她的一切都是谜,既然她会将普通话,为何和自己在一块的时候不讲普通话?而且既然是日本人,为何不回到日本去?更离奇的是他曾经为自己提供了日本阴阳师的情报,难道他和日本阴阳师家族有一些瓜葛联系?她是阴阳师家族派来自己身边充当间谍的?

                    但是想了想,他觉得不怎么可能。首先若桥姬是对方的间谍的话,为什么现在离自己而去?更重要的是他没有询问过任何关于工作上的事情。

                    一切疑问好像蛀虫,把他的脑袋给钻的到处都是黑洞。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么可以说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还是顺其自?#35805;傘?br />
                    桥姬身为成年人,应该有?#21592;?#30340;能力。

                    再次叹了口气,准备从此处离去。

                    咔嚓一声,关上门。

                    在他的手从门扶手上拿开的瞬间,竟然好像全身通电了一样,激烈的颤抖了一下,努力的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门扶手,仔细的研究了半天,最后才?#25104;园?#27985;身无力的靠在身后的楼梯栏杆上:“水?门扶手竟然是湿的?”

                    他脑袋里面飞出一张张的画面,无论是当初和桥姬接触,然后身上会笼罩一层水雾,还是之后桥姬到?#22855;?#20182;们的出租屋而留在外面的一大滩的水渍,都说明桥姬和水肯定有什么关系。

                    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刚才摸上去粗糙干燥的门扶手,在自己进去的这一会儿功夫便变得湿润满是水渍,说明桥姬刚才肯定来过。

                    他没时间思索桥姬和水到底有什么关系,便焦急的在房间里面搜寻起来。可是看来看去,出了门扶手上有一点水?#32617;?#22806;,?#24149;?#26377;任何桥姬留下的踪迹?

                    滴答。

                    一声清脆的水滴答的声音从门口的方向传来。

                    这么一声清脆的声音,立刻让他头脑异常清醒起来,忙慌乱的走到前方,然后细致的观察着门口的地面。

                    一滩水渍,在地上?#20102;?#30528;明?#20301;?#30340;光芒。

                    “桥姬,桥姬?”尹珲大声的呼喊起来,想要吸引桥姬的注意力。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他根本就看不到桥姬的身影,甚至此刻连水滴都不落下来了。

                    “怎?#31383;歟?#29616;在怎?#31383;歟俊?#20182;焦急的想着,目光在房间里四处搜索,想找到那道靓丽的身影。

                    “桥姬,不要害怕,我是尹珲啊,你快点出来。”

                    回应他的只有空荡荡的回音,听在耳朵里竟然是那么的鲜亮刺耳。

                    “真是让人心中郁闷啊。”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只能是喘了口气,心想或许这样能好过一些呢。

                    他走出了门口,目光在外面探寻了一番,仍旧没有桥姬的身影,淡淡的笑笑,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想桥姬太过了,所?#21592;?#24471;有些神经质。或许这些水只是什么地方漏水?#22235;兀?br />
                    想到此处再次抬头看看,除了空荡荡异常干燥的豪华楼顶之外,哪有什么水渍。

                    “叮铃铃,叮铃铃。”尹珲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忙拿起手机,看来电显示,竟然是桥姬的电话,便接通了电话。

                    “立刻到国安局的监狱来报道。?#26412;?#26840;声音严肃的说。

                    “明?#20303;!?#23609;珲也干脆的回答。

                    看书,网军事kanshu.

                    嘟嘟嘟嘟。那边挂掉了电话。

                    他再次搜寻无果之后,照了一张黄纸,然后写上了一行字:“桥姬,不管你为什么躲我,我会原谅你所做的一?#23567;!?br />
                    将黄纸贴在了门口,这才上了车,急匆匆的离开了。

                    桥姬?#35805;?#24456;少亲自命令人集合,这次她亲自打来电话,肯定有他的?#25165;拧?br />
                    豪华的白色大别墅,门口一张黄色纸条随风舞动,簌簌作响。不过无论风如何的大,那看起来粘结的并不结实的符咒却怎么也掉下来。

                    忽然,风骤然停歇,黄色的纸也乖巧的贴在门口。

                    只听到刺啦一声脆响,黄色纸好像被人从门上撕掉了一样,从门上掉下来。

                    不过并未落地,只?#21069;?#38745;的悬浮在半空,好像有一双手拖着它一样。

                    渐渐地,两滴水滴从上面掉落下来,浸湿了纸?#25319;?br />
                    慢慢的,水便疯狂的将纸张浸湿了,慢慢的烂掉,掉落到地面。

                    “你小子,总算是来了。”监狱大门口,手术刀焦急的望着姗姗来迟的尹珲,语气有些责备。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他疑惑的问道。

                    “怎么回事?你还好意思问我?难道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手术刀瞪了他一眼。

                    “?#26657;?#23569;在这卖关子了,快点说到?#33258;?#20040;回事。”被人给吊胃口的滋?#21486;?#19981;好受啊。

                    “你爽够了,?#38376;?#20154;去受罪,承担舆论和生理上的压力,可真?#24515;?#30340;。”手术刀这?#38382;?#30495;的生气了,走到尹珲前面,不再理会尹珲,好像他曾经深深的伤害过自己一样。

                    不明所以的尹珲只能是摇?#25151;?#31505;,他大?#20081;?#29468;明白手术刀的意思了,那意?#24049;?#26126;显就是他曾经?#38405;?#20010;女人发生过关系,然后理所应当的产生?#22235;?#31181;化学?#20174;Γ?#38543;着化学?#20174;?#30340;越来越激烈,?#35805;?#22312;纸里的火终于燃烧了起来。

                    但是尹珲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承受别人这样议论自己的,毕竟自己还是一个小处?#26657;?#26080;法将参加化学?#20174;?#30340;某种化学物?#39318;?#20837;某个女人的体内。

                    “手术刀,别跟我斗了,我明确的告诉你,老子还是处?#24515;亍!?br />
                    “?#26657;?#20320;还是处?#26657;?#20320;身边那么多的女人,你还能保持住男人的贞操?别把你和我们这帮光棍相提并论啊,你?#30340;?#26159;处?#26657;?#31616;?#26412;?#26159;对我们的侮辱。”

                    见手术?#24230;?#27492;的生气,尹珲也不好狡辩什么,到?#27515;?#38754;再说吧。

                    对手术刀这种固执的男人,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一?#24515;?#22863;效,那就是拿出铁证据。

                    可是自己有贴证据吗?没?#26657;?#22240;为他没?#24515;?#23618;膜的关系,无法拿出那层膜来。

                    经过层层的岗位机关以及各种各样精密仪器的测试,被证明不是外人之后他们总算进入了关押老毛的地下监狱。

                    铁栏杆的里面,老毛好像尸体?#35805;?#36538;在床上睡着了,望着躺在床上的众人,?#25104;下前?#20260;神色。

                    荆棘等人都坐在对面的一张桌子上,看着对面的老毛,似乎在想着什么事。

                    而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荆棘的手上拿着一张单子,?#23383;?#40657;字,还有一个黑白的模糊不清的图片印在上面。

                    “这张单子……是怎么回事?”他的心跳动了一下,在联想到手术刀刚才所说的怀孕一事,现在差不多也将事情理清了头绪。

                    那张肯定是做b超的时候打印出来的单子,而且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情况不容乐观。

                    肯定是某个人的体内发生?#22235;?#31181;复杂的化学?#20174;Α?br />
                    “尹珲,你怎么看这件事?”看他匆忙到来,荆棘很快将目光锁定到尹珲的身上。

                    “这……我敢说,这绝对不是我的。”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出这句话。

                    “我知?#21862;?#26159;你的。”众人听他一说,都愣住了,还以为他在玩?#21738;?#21602;。荆棘有些责备的说道:“都人命关天的时候了,严肃点。”

                    尹珲心想,难道?#19968;?#19981;够严肃吗?

                    “那……这是谁的?”他们说不是自己的,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他轻松的喘了口气。

                    “当然是老毛的了??#26412;?#26840;指着在牢笼里面一脸悲愤表情昏睡的老毛道。

                    “老毛的?”他一蹦三尺高,不肯相信的盯着老毛,心里在滴血:“天啊,多好的女人啊,就这样浪费在一个糟糕男人的身上,这个世上还有没有公道,这个世界到底是谁在主宰?”

                    他欲哭无泪,只能是惊愕的看着老毛,赞叹着这?#19968;?#30340;好运。

                    肯定是之前老毛勾引的荆棘。

                    他愤愤的想着,孤男寡女常在一块,难免?#31449;?#29983;情。再加上女?#35828;?#25239;力本来就很薄弱,被他几句甜言蜜语就给骗到了床上,这个男人,可真是该死。

                    不过老毛是戴罪之身,总不能把他给放出?#31383;傘?br />
                    但是若不放出来,将来孩子生下来?#35805;?#29240;,岂不是要被人耻笑?

                    哎,事情还真是棘手啊。

                    他再次叹了口气。

                    “尹珲,你觉得这件事该怎?#31383;歟俊本?#26840;见他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再次开口问道。

                    “我觉的……你还年轻,以后机会还多得是呢。”尹珲叹了口气,?#25104;下?#26159;悲伤的情绪:“依我之见,还?#21069;?#36825;个孩子流了吧,而且?#25512;?#20320;这条件,不会有人在乎这次的?#27605;?#30340;。”

                    “流了??#26412;?#26840;一脸郁闷的看着尹珲:“是你搞错了还是我糊涂了?你把这张单子拿过去看看。”说完将手中的单子递给了尹珲。

                    看众人异样的目光,尹珲也好像被电了一下,暗中警觉肯定是手术刀当中搞鬼了,忙接过来单子看了看。

                    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的是老毛的尸检报告。

                    “尸检报告?不是孕妇的b超?”他有些不可?#23478;?#30340;盯着荆棘问道。

                    ?#21834;本?#26840;白了他一眼,想起刚才他误把自己当成是意外怀孕的孕?#33606;?#33080;上就是一阵潮红。

                    “搞什么嘛,人家怎么可能和老毛搞到一块?就算是搞也得是和你搞到一块啊,你这不是明摆着开玩笑呢吗??#26412;?#26840;的心里也有着一些小九九。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手术刀这?#19968;錚?#25165;让我引起了误会。”他连连开口,然后怒视着手术刀问道:“手术刀,这是怎么回事?”

                    “关我什么事儿?”手术刀一脸委屈的看着尹珲:“你不要?#20197;?#26505;好人好不好。我好心好意到外面接待你,你竟然往我脑袋上扣黑锅。”

                    尹珲心里那叫惨啊,当事人竟然不承认了。

                    “难道你们认为我是那种人吗?”手术刀无辜的望着众人开口问道。

                    “是,当然是。”杂乱的声音响起,不过看他们都点头的样子,也明白都同意手术刀的观点。

                    凭他们对尹珲的了解,就算平日里在下流低俗,如是没人误导他,也不会在这个地方联想到b超单上去。

                    “好吧。”看他?#19988;?#21475;同声的说自己是那种人,手术刀也无奈的耸?#22987;紓?#30475;着尹珲,忍住心头的笑意道:“我向你道歉总行了吧。不过那什么单子以及到底是什么人怀孕我可没告诉你,一切都是你编造出来的。”

                    你要是不误导我,人家这么纯洁的小心灵会想到这么多?#20054;?#30340;东西?他也只能在心?#25151;?#31505;。

                    “废话少说,现在你来说说看怎?#31383;?#21543;,老毛已经被人给害死了。?#26412;?#26840;刚才的怒气被她强压了下去,对她这种脾气火爆的女?#27515;?#35828;,实在是很难的事。

                    “老毛被害死了?”尹珲不敢相信的看着安详的表情躺在床上的老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21069;。?#32769;毛今天中午的时候就被人给害死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走到监狱的门口,咔嚓一声打开?#27515;?#38376;的锁,带着他们走了进去:“你看看见没见过这种伤口?”

                    荆棘的手指着老毛脑门上说。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

                九号彩票手机客户端

                    <th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th>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sub id="ht9t5"></sub>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th id="ht9t5"></th>
                      <nobr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nobr>

                                  <th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th>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sub id="ht9t5"></sub>
                                    <listing id="ht9t5"><menuitem id="ht9t5"></menuitem></listing>
                                    <th id="ht9t5"></th>
                                    <nobr id="ht9t5"><meter id="ht9t5"></meter></nobr>

                                            大乐透全奇历史记录 彩票论坛大全 新疆喜乐彩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彩客网 青海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 江西多乐彩号码推荐 愚人节福彩中奖彩票 新疆十一选五遗漏结果 彩票排列五走势图大全 体彩7星彩18085 体彩江苏7位数18092期 大乐透蓝球复式 七星彩特区论坛 福建36选7走势图500 码报资料图片